当前位置: 拉萨新闻网 > 报摘资讯 > 正文

境外媒体 台湾别再闷着了

5月30日,在香格里拉对话会上,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孙建国(左)与美国防长卡特(右)交谈。   7月30日电 台湾《联合报》30日文章分析,中国大陆于90年代末期启动企业“走出去战略”,提升企业竞争力并达到转型与升级的目的。近期更以“一带一路”推动区域经贸合作,提供战略指引方向,加快中国大陆企业全球化发展的进程。反观台湾,还是深陷“闷经济”与“产业转骨”的泥沼,找不到策略而受挫。   文章摘编如下:   6月1日电 第14届亚洲安全会议(“香格里拉对话”)闭幕。境外媒体表示,美中代表在会场上

境外媒体:中美理性对话有助满足全区域人民期待

    5月30日,在香格里拉对话会上,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孙建国(左)与美国防长卡特(右)交谈。

  7月30日电 台湾《联合报》30日文章分析,中国大陆于90年代末期启动企业“走出去战略”,提升企业竞争力并达到转型与升级的目的。近期更以“一带一路”推动区域经贸合作,提供战略指引方向,加快中国大陆企业全球化发展的进程。反观台湾,还是深陷“闷经济”与“产业转骨”的泥沼,找不到策略而受挫。

  文章摘编如下:

  6月1日电 第14届亚洲安全会议(“香格里拉对话”)闭幕。境外媒体表示,美中代表在会场上的互动及发言理性。相信将让区域国家紧绷的神经有所缓和,也说明了面对面沟通的重要性。分析指,理性解决南海矛盾,聚焦其他合作共赢的事项,才是满足区域所有人民期待的正道。

  新加坡《联合早报》1日社论指出,南海形势的这一轮起伏更显示,建立各方能共同遵守的行为准则,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

  社论指出,全球有60%的人口生活在亚太地区,可是经济一体化的进程还不尽理想。因此,理性解决南海矛盾,聚焦其他合作共赢的事项,才是满足区域所有人民期待的正道。

  美国《世界日报》当地时间5月31日报道称,针对美国国防部长卡特30日在香格里拉对话会上发表的讲话,中国外交部迅速作出回应。中国外交部声明指,中国已与东盟国家明确了处理南海问题的思路,美国无权说三道四。

  香港《明报》1日文章则表示,对于前天卡特的发言,在场的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沈丁立表示,比过往听起来更温和平衡,尽管在演讲中点名中国,但他避免将矛头单独对准中国,而是指摘了包括美国伙伴国在内几乎所有在南海的行为。

  台湾《旺报》1日社评文章称,中美关系已维系出“既竞争又合作、既摩擦又和解”的互动模式,双向沟通与对话管道向来畅通。但美国政治精英中具有的中国威胁论思维,形成潜在阻力。

  北京与华府都承认,中美关系并非零和游戏,彼此有竞争、有合作也有相互依赖之处。

  中国大陆企业如何发展红色企业全球化的创新策略与路径模式?它对台湾企业的启示与挑战在那里呢?两岸企业都已经在竞逐全球市场,大陆以“走出去战略”发展全球化企业的创新战略与运营模式,激发“造富机会”;反观台湾还是深陷“闷经济”与“产业转骨”的泥沼,找不到策略而受挫。或许知己知彼,可以为台湾企业找到新方向,再创新机。

  世界经济论坛今年出版“中国企业全球化最佳实践:制定创新模式”一书提到,中国大陆企业实现市场全球化的路径有二:首先,企业凭借本身的创新优势,发展为全球化企业。这是企业运用中国大陆市场优势发展出来的模式。然后,再运用特有服务优势进入全球市场,并成长为全球化企业。其次,进入下阶段,则是找出自我的可持续发展路径,招募全球创新人才,进行在地化发展并促进新世代产品。

  中国大陆企业挟着低成本为市场利器,已初具国际竞争力成效,再结合“十三五”规划、“中国制造2025”、“一带一路”等宏观政策的扶植,扩大海外市场规模,再进入可持续性的发展道路,强调以创新服务为导向与高附加值的领域发展。

  案例上,小米公司去年营收约400亿美元,其作法是强调产品在发想阶段就必须与消费者建立互动性伙伴关系,让消费者得在研发、生产、服务和销售的各个环节参与互动与意见回馈。

  另一案例则是完美世界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在美国建立了网络游戏平台,展示本身与世界各地的产品,提供消费者多元的网络游戏选择,以消费者的选择与偏好来测试新产品,了解当地市场对新游戏的潜力与机会。中国大陆企业已能善用“众人智慧”达到“创业创新”的全球化目标。

  台湾企业势必会在全球市场与中国大陆企业竞争,我们定要以“天蚕再变”的变革,定位出服务创新模式,发展出在国际市场的新奇性,以巧实力找到创新战略,为新世代的创新能力与资源找到新动能。

  双方或许希望在即将到来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能缓和立场,找到妥善解决问题的方法。

  香港《文汇报》1日报道援引美国中国问题专家、犹他州杨百翰大学政治系教授海尔表示,新兴大国与守成大国之间并不必然走向冲突,随着中美利益交融深化以及全球化的发展,中国可以在不与美国发生冲突的前提下和平崛起。

  如此,我们不但可以化解“闷经济”并发展出全球核心经济战略,同时,全球化也促使台湾企业能充分利用全球资源、吸引全球创新人才。

  中国大陆企业已利用自身的创新能力,结合宏观经济政策,进行全球市场的投资与并购,发展企业可持续发展的内在驱动引擎,扩大市场主导权。如何因应上述挑战是台湾企业必须正视的严肃问题,倘无法提出新世代的企业发展策略,市场可能出现被替代的风险。(黄兆仁)

相关文章

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