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拉萨新闻网 > 报摘资讯 > 正文

新华侨报 台须抓住机遇

12月9日电 日本新华侨报9日刊文称,在人们的印象中,夜校这一教育模式主要起“扫盲”作用,存在于教育相对落后的国家。可是,一股开办夜校的热潮,最近开始在教育普及程度较高的日本蓬勃兴起。是什么让日本政府对消退已久的“夜校”重视起来,以致需要通过行政手段大力推动?   文章摘编如下:   5月28日电 大陆日前公布了“中国制造2025”行动纲领的全文,要经由“三步走”,将大陆的制造业推进到国际领先的地位。台湾《旺报》28日刊文表示,在这个过程中,大陆将致力于实现“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变。这些规

  12月9日电 日本新华侨报9日刊文称,在人们的印象中,夜校这一教育模式主要起“扫盲”作用,存在于教育相对落后的国家。可是,一股开办夜校的热潮,最近开始在教育普及程度较高的日本蓬勃兴起。是什么让日本政府对消退已久的“夜校”重视起来,以致需要通过行政手段大力推动?

  文章摘编如下:

  5月28日电 大陆日前公布了“中国制造2025”行动纲领的全文,要经由“三步走”,将大陆的制造业推进到国际领先的地位。台湾《旺报》28日刊文表示,在这个过程中,大陆将致力于实现“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变。这些规划,一言以蔽之,就是要促成大陆的产业升级。

  文章摘编如下:

  日前,日本文部科学省宣布,计划在全国范围内增设大批夜校。新上任不久的日本文部科学大臣驰浩表示,让全国各个一级行政区都有中学夜校,是自己长年的夙愿。

  值得关注的是,此次被日本政府提上议程的“夜校计划”,其焦点是中学教育。换句话说,它的着力点是基础教育环节。究其背景,一是伴随日本经济长期低迷,教育资源不足逐渐困扰日本社会,如何填补义务教育的缺口变得更加紧迫。二是出于经济原因,未接受充分基础教育就过早走入社会的日本人越来越多。随着求职和生存压力不断增大,很多人寻求“回炉”的需求也越来越高。可以说,增加夜校,是日本应对当前基础教育缺失的必要手段之一。

新华侨报资料图

  日本现存的中学夜校,除了政府主办的公立学校外,还有不少志愿者运营开办的“自主型夜校”,后者在全国大约有300所,共接收7400余人学习。相比之下,全国的公立夜校仅有31所,分布在8个一级行政区,仍有很大的空间。无论是公立型还是自主型夜校,除了日本人外,外国学生也逐渐成为重要的需求群体之一。

  伴随日本逐渐降低外国人准入门槛,外国人融入日本社会难的问题开始引发各界关注。夜校被视为促进在日外国人学习日语、加快融入日本社会的重要教育形式。

  此外,日本社会“学力”不足的问题开始突显。近年来,日本各行各业均发现,录用的不少人员名不副实,拿着各种文凭却连简单工作都胜任不了,于是纷纷开始力推“学力”评定。学者们也为此呼吁提高民众的基础教育水平。

  究其原因,一方面是由于生源不足,日本各种学校大幅放松了考核要求,以致日本社会存在大量“伪毕业生”,即在校时不怎么上课甚至不进校,最终也能拿到毕业证的人。另一方面是“迷失的年轻一代”,他们打着“无欲无求”的旗号,对学业提不起兴趣,得过且过只为混一张毕业证,走上社会后根本无法适应工作需要。

  此种严峻形势下,日本教育的整体质量能否保证,已经被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不少日本学者视其为新的“挑战”。而通过夜校加强和普及基础教育,正是亡羊补牢之举。

  从历史上看,日本开办夜校的初衷,是为二战后白天要赚钱养家糊口的学生创造机会。当时,很多力求上进的日本人通过夜校彻底改写了自己的人生。夜校也因此在上世纪50年代达到顶峰,此后逐渐退出历史舞台。

  台湾产业升级遇瓶颈

  “产业升级”这个词在台湾并不陌生,多年来,在官方的文件中也经常出现。可是,最近这些年来,这个词却喊得越来越有气无力,尽管它的包装还在不断变化,像什么“两兆双星”和“三业四化”等等。问题出在那里?

  回顾台湾整个产业发展史,我们曾经拥有过亮丽的表现。但从1990年代末期以来,台湾的产业升级之路却出现了瓶颈,连带的,经济成长也跟着放缓。

  制约台湾产业升级的主要因素是什么?归纳起来不外乎3个主要原因,就是:市场规模不够大、人才数量不够多、以及技术能量不够强。1990年代中期以前,全球化的竞争态势没那么激烈,这些因素的制约力量并不那么强大。可是,1990年代末期之后,随着因特网兴起,全球化的速度加快、范围加大、连结加深,生产要素跨境组合成为常态之余,台湾产业升级的瓶颈就变得越来越明显。

  台湾该怎么办?经济规律告诉我们,台湾的出路应该是从全球格局下手,根据台湾既有的要素秉赋,依循比较优势原则,在全球平台上找寻合作伙伴,透过优势互补的组合,共同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产业链。

  正是从跨境打造产业链的视角出发,我们发现,海峡对岸的大陆,因为市场规模庞大、人才数量众多、科研实力不断增长,可以和台湾的灵活创意与商品化能量,形成互补组合。加上地理邻近和语言文化相通,颇适宜共同打造具有竞争力的产业链。也因此,有识之士不断呼吁两岸之间应该加强产业合作。

  可惜的是,从1990年代末期以来,台湾却一再画地自限,对大陆设下重重障碍,把机会当成威胁,人为地抬高两岸要素流通的成本,乃至于根本阻断要素的流通。结果,大陆跳过台湾照样接轨全球,而许多台商为了生存,不得不继续西进,甚至于连根拔起。尽管马英九就职以来,情况略有改善,但是,仔细观察台湾有关部门的动作,我们必须说,不必要的敌意思考和防御心理,仍然盘据在许多官员的脑中和心上。

  教育发展了数十年,夜校如今在日本又迎来了“第二春”,真让人不知说什么好。或许,对于“离教育和知识渐行渐远”的现代日本来说,再次开启全民式“挑灯夜读”模式,也是无奈之举。(蒋丰)

  从大陆既有的表现看来,“中国制造2025”绝非纸上谈兵。

  台湾如果无法将本身的竞争优势,适时镶嵌进大陆“三步走”的规划中,为“台湾制造”与“台湾创造”勇敢抓住机会,未来的产业升级之路,恐怕会走得越来越辛苦。(庞建国)

本文转载于赌球网,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

相关文章

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