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拉萨新闻网 > 报摘资讯 > 正文

新华侨报:安倍射出“新三箭” 从G20决议探讨美国升息态势

9月28日电 日本新华侨报25日刊文称,安倍晋三好像很喜欢“三”。2012年底,他重掌大印后,提出了安倍经济学、俯瞰地球仪外交、解禁集体自卫权的三大政策。而安倍经济学里面也有“三支箭”:金融之箭、财政之箭、民间投资之箭。9月24日,安倍又推出了“三支箭”的升级版:强劲经济之箭、育儿支援之箭和社会保障之箭。但是,日本社会似乎不看好这“新三箭”。   文章摘编如下:   9月15日电 台湾经济日报15日社论指,美国联邦储蓄局将在本月17日做出是否升息的决定,全球金融市场都在屏息以待,虽然经济学家预估

  9月28日电 日本新华侨报25日刊文称,安倍晋三好像很喜欢“三”。2012年底,他重掌大印后,提出了安倍经济学、俯瞰地球仪外交、解禁集体自卫权的三大政策。而安倍经济学里面也有“三支箭”:金融之箭、财政之箭、民间投资之箭。9月24日,安倍又推出了“三支箭”的升级版:强劲经济之箭、育儿支援之箭和社会保障之箭。但是,日本社会似乎不看好这“新三箭”。

  文章摘编如下:

  9月15日电 台湾经济日报15日社论指,美国联邦储蓄局将在本月17日做出是否升息的决定,全球金融市场都在屏息以待,虽然经济学家预估美国升息的机率只有28%,但各国和地区仍做好心理准备,迎接此一金融海啸以来最重大的决定。

  文章摘编如下:

  安倍经济学的“老三箭”的实质是量化宽松,通过货币贬值的形式提升日本产品在国际上的竞争力,使日本经济摆脱通货紧缩的状态。然而,这三支箭是否命中靶心了呢?2014年12月,穆迪将日本国债评级由“Aa3”下调一级至“A1”。今年4月,惠誉将日本主权信用评级从“A+”下调至“A”。

  9月16日,标准普尔也宣布,将日本主权信用评级从“AA-”下调一级至“A+”。标准普尔还称,未来2年到3年,安倍经济学不能改变日本经济恶化的趋势。世界三大“裁判”已经正式宣布安倍的三箭“脱靶”。

  “旧三箭”不行,心有不甘的安倍又在9月24日提出了“新三箭”。从内容上看,比起略显空幻的“老三箭”,“新三箭”更接“地气”,更贴近民众生活。但是,日本社会似乎不看好这“新三箭”,他们认为这三箭中靶的概率也不高。

  当地时间2015年9月17日,日本东京,日本执政党与在野党围绕参院和平安全法制特别委员会上表决安保相关法案一事继续展开激烈交锋。安倍晋三坐在不远处观望委员代表们扭打成一团。

  首先,强劲经济之箭没有时间表。安倍提出了实现GDP增加至600万亿日元(约合32万亿元人民币)的目标。然而,日本共同社的分析却称,由于缺乏具体措施,该目标实现难度很大。从日本政府7月公布的中长期财政估算显示,如果名义经济增长率超过3%,那么到2020年,日本 GDP将达到594万亿日元。

  然而,这是最理想状态,日本最后一次名义经济增长率超过3%是在泡沫经济末期的1991年。安倍并没有打包票说什么时候会达到这个目标,可能是5年,也可能是未知。安倍政府主管经济的官员也称,达到上述目标不太现实。

  其次,育儿支援是往事重提。日本厚生劳动省统计,2014年日本仅有100多万新生儿,比2013年减少近1万人。据估计,到2050年,日本人口将下降到9700万,比现在减少3000万。安倍看到日本后继无人,十分着急,他想把日本的出生率提到1.8。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新意。2014年年末,地方创生部门早就已经把这个当作目标了。安倍政府虽然不断改善生育政策,但实际却是出生率的不断下降。安倍的这一“催生之箭”,能不能改善日本的少子化,还有待观察。

  最后,社会保障之箭受困于养老设施。据日本总务省公布的数据显示,到2015年9月,日本65岁以上的老年人已经达到了3384万人,约占总人口数的26.7%。预计在接下的10年内,这一比例还将继续增加。虽然日本有这么多老年人,但养老机构却十分有限。

  日本厚生劳动省统计显示,2013年,日本的养老保险设施共1万2394家,根本不能满足老年人增加的需求。即使安倍保证护理人员不减少,也会有众多老年人“老无所依”。《每日新闻》就批评道,增加养老设施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但安倍却没有提到。

  安倍射出的“新三箭”,离靶心较远,恐怕难以实现。在强行通过安保法案后提出“新三箭”,主要是为了挽回安倍内阁的支持率。让人们不能忘记的是,2012年底,安倍在竞选期间已经喊出了“经济发展优先”的口号,上台后实际把安保防卫优先了,实实在在设置了一个骗局。

  20国集团(G20)的财长和央行总裁9月4、5日在土耳其举行了为期两天的会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在会上提醒,美联储不应该急于做出升息决定,先确认就业市场和通膨水平足以支撑长期性的升息计划。

  但G20最后的公报却指出,“货币政策将继续支持经济活动,但只靠货币政策无法达成平衡的成长。我们强调,一些经济展望改善的先进经济体更可能紧缩货币政策”,而这个所谓先进经济体当然是指美国。同时,日本银行总裁黑田东彦表示,“如果美国升息,将说明美国经济坚挺且成长,这对全球经济其实是好事”。

  另外,就新兴市场而言,虽然不欢迎美国的升息政策,但他们更不喜欢不确定,包括印度尼西亚央行资深副总裁,以及秘鲁、墨西哥、印度央行总裁都不约而同在不同场合表达,宁可美联储早点行动、缓慢进行,也不要等到最后逼不得已才一口气大幅紧缩。

  话说回来,美国升息与否,关键恐怕还是得回归美国经济状况而定。就目前陆续公布的信息来看,美国实质经济的确在复苏轨道中,物价虽然离目标值2%仍有一段差距,但房地产的复苏甚至可以说趋向繁荣,却也令人不安。

  美国第2季实质GDP成长率高达3.7%,远高于初估2.3%,等同再次确认美国景气回升;8月份失业率更是降到只剩5.1%,平均失业周数也从去年的31.9周降至今年28.4周;制造业实质产出也已超出金融海啸前最高水平8%,劳动生产力也比海啸前高出18.4%,产能利用率维持在77%,耐久财存货出货比为1.76,也是健康水平。

  大家所疑虑的劳动参与率,8月份为62.7%,相较于高峰期的66.4%,的确仍有差距;而核心消费者物价指数成长为1.8%,也还未触及2%目标。但问题是劳动参与率可能已是结构性问题,也就是说美国近年来产业模式已产生很大转变,七年前退出职场者,很难再以货币政策解决。

  在物价的部分,虽然核心物价成长未达目标,但资产性价格如房价却已再创新高,依据联邦住房金融局所编制FHFA房价指数就在6月正式突破了2007年6月的高峰,而2007年当时可是房地产泡沫的巅峰,倘若,再慢升息,难保未来房贷风暴不会重现。

  现在,安倍阶段性目的达到,又一次提出“经济发展优先”,人们不得不问这是不是一个新的骗局?在他的心目中,难道“修宪”的目标失却了?还是在又一次蒙骗老百姓?(蒋丰)

  此次G20会议,另外还有一项重要决议,财金首长们强调,促进投资是加速成长的关键,G20元首将在11月召开高峰会议,届时各国政府将会提出并讨论最终的投资策略。

  本来各国创造低利环境,就是为了促进投资,但显然效果有限,否则也不必提什么投资策略,目前投资不振,恐非资金成本问题,而是满足或创造需求能力不足,因此,这个时间点把政策押注在低利政策,只是进一步浪费资源,推升非生产性泡沫而已,美国尤其如此。

新2原创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

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