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拉萨新闻网 > 报摘资讯 > 正文

联合报 提高医疗者水平

6月20日电 台湾《联合报》今日刊登台湾政治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美欧所研究员严震生的文章称,台湾近年来高等教育的走向、少子化带来的冲击、和社会氛围的变化,让年轻人对大学教授这一行业不再充满幻想。   文章摘编如下:   香港《南华早报》2月27日文章,原题:由于儿科医师短缺,二孩政策对中国医院来说意味着难上加难 内地儿科医师短缺,2014年统计的数字为9.34万人。他们必须面对高工作强度和时常暴怒的患儿家长。专家预计,随着二孩政策落地,每年新生儿将增加300万人,情况会变得更糟。   孙美月(音

  6月20日电 台湾《联合报》今日刊登台湾政治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美欧所研究员严震生的文章称,台湾近年来高等教育的走向、少子化带来的冲击、和社会氛围的变化,让年轻人对大学教授这一行业不再充满幻想。

  文章摘编如下:

  香港《南华早报》2月27日文章,原题:由于儿科医师短缺,二孩政策对中国医院来说意味着难上加难 内地儿科医师短缺,2014年统计的数字为9.34万人。他们必须面对高工作强度和时常暴怒的患儿家长。专家预计,随着二孩政策落地,每年新生儿将增加300万人,情况会变得更糟。

  孙美月(音)是浙江一所公立儿童医院的新生儿专家,她说,“没人愿意当儿科医师。与其他科室相比,儿科医师更忙,承担的风险更大,挣得不如外科医生多。”务实的人都走了,留下的人更忙碌。郎红(音)4年前放弃公立医院的儿科工作,“除了超负荷工作,还须面对来自家长的压力。他们对医生期望值很高,经常担忧和不满……”她感到疲惫不堪。郎说,她医学院的同学有1/3都离开儿科科室。中国内地儿科医师的短缺对孩子就医正产生明显的影响。因为人手不足,很多中小医院都关闭了儿科急诊科室。

  大学教授在传统认知中,有专业的知识权威,有崇高的社会地位,是政府及产业咨询的对象;享有清誉,但又无需安贫,获得尊重,还可满足乐道。我多次与学生分享,认为自己是台湾最快乐的教授之一。

  然而,台湾近年来高等教育的走向、少子化带来的冲击、和社会氛围的变化,及亲眼目睹后辈正在走的崎岖路,让我感受到大学教授目前像是一份工作(job),顶多不过是项职业(profession),而不再是一种委身(commitment)或志业(vocation),与理想中的呼召(calling)有相当的距离。个人认为下列几项理由,就足够让年轻人对它不再充满幻想。

  第一、它是投资报酬率极差的一项行业,单单是到海外取得学位(岛内大学并不信任自己研究所毕业的博士)的时间及花费,和担任大学教职能够获得的薪资不成比例。更糟的是如果没有其他的工作经验及谋职技能,在大学职缺不断缩减的情况下,将会因缺乏就业市场的竞争力而遭社会淘汰。

  第二、以目前台湾社会科学领域的就业市场来看,许多刚获得博士学位在未找到正职之前,有可能得先担任博士后研究一、两年,若能留在专业领域并且有优异研究表现,可能还有机会成为助理教授。然而目前能争取到博士后研究都不容易,我有几位优秀的学生已转到学术行政或是民间企业工作,不再对大学教职抱有幻想。

  第三、即使有了博士后研究的经历,如果未能有幸到学生来源无虞的公立大学任职,而是进入私立科技大学担任助理教授,不仅要担心工作是否有保障,还要配合学校协助招生,或负责行政工作,无法完全投入教学及研究。在时间遭到排挤、缺乏具体研究成果的情况下,很难再找到更理想的工作。

  第四、即使进入公立大学担任教职,目前各校都有6年升等条款,如果未能在期限内升任副教授,将会遭到解聘的命运。这6年可能刚好是你30、40岁的时间,可能有年幼的孩子需要陪伴,或许有年迈的父母需要照顾,不但蜡烛两头烧,偏偏还要为保住教职拼命做研究,女性助理教授的挑战更为严峻。

  第五、好不容易升等成功后,并不能如海外教授一般获得终身教职,因为台湾的大学教授每5年还得接受一次评量,若后续没有研究表现,同样也会面临解职。个人就曾在校教评会参与过相关事件的讨论,亲眼目睹到即使你投入许多精力在教书和照顾学生上,学校要求的还是可以量化的期刊论文。

  即便家附近有不错的医疗资源,内地90%的儿童就诊也都到大的公立医院。上海居民张义梅和丈夫乘一个多小时的车赶到上海儿童医院给5岁的孙子看感冒,“这里开的药和我们家附近的社区医院一样,但我还是来这儿,他们看完我就放心了”。复旦大学儿童医院的黄志恒(音)认为,这种情况加重了医院的工作量。他曾经一天看了180名病人,一半多是感冒发烧咳嗽等常见病。(作者爱丽丝·严)

  在读博士学位期间,第一道面临的门坎就是资格考试,接着是论文大纲的审核,再来则是论文的完成及答辩。成功取得学位后,若想要寻觅大学教职,真正的门坎才会接踵而来,一关接着一关,直到你即将退休才得到喘息。

  然而,你错过孩子的童年,也因未能陪伴父母感到懊恼,你或许因为工作过度而搞坏了身体,也可能因为无法经常分担家务而有一位受够的配偶懒得与你说话,到头来你将会成为一位孤独的老人,这样的工作或志业值得你投入吗?

  香港《南华早报》2月27日文章,原题:中国恢复儿科本科招生,提高医院医疗人员水平 近5年来,中国儿科医生总数从10.5万降到不足10万,平均每千名儿童只有0.43位儿科医生,与全国平均每千人配备2.06名医师的水平相去甚远。中国医师协会表示,目前中国共需要约20万儿科医师。

  卫计委表示,力争到2020年每省至少有1所高校设置儿科本科专业教育,高校儿科专业力争到2020年在校生达1万人。政府想借助这些措施缓解日益严重的儿科医师紧缺状况。(作者ZhuangPinghui,传文译)

本文转载于澳门百家乐网址http://www.jiabide.cc/,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

相关文章

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