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拉萨新闻网 > 报摘资讯 > 正文

新华侨报 大法官去世留下不平静的美国政坛

6月1日电 日本新华侨报31日刊文称,5月31日,日本民进党、共产党、社民党、生活党联合向众议院提交了针对安倍内阁的不信任案。四党一致认为,安倍政权不仅破坏了日本的立宪主义、和平主义,还在一直掩盖“安倍经济学”的失败,安倍内阁已经完全不值得信任。   文章摘编如下:   2月25日电 新加坡《联合早报》26日刊文称,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Antonin Scalia)平静辞世后,奥巴马总统提名继任者的过程立刻在本来就不平静的美国政坛掀起轩然大波。最高法院自1991年以来一直由保守

  6月1日电 日本新华侨报31日刊文称,5月31日,日本民进党、共产党、社民党、生活党联合向众议院提交了针对安倍内阁的不信任案。四党一致认为,安倍政权不仅破坏了日本的立宪主义、和平主义,还在一直掩盖“安倍经济学”的失败,安倍内阁已经完全不值得信任。

  文章摘编如下:

  2月25日电 新加坡《联合早报》26日刊文称,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Antonin Scalia)平静辞世后,奥巴马总统提名继任者的过程立刻在本来就不平静的美国政坛掀起轩然大波。最高法院自1991年以来一直由保守派法官占据微弱多数的格局可能被打破,从而开启了近30年来美国人不曾经历过的政坛纷争。无论谁来接替斯卡利亚担任大法官,都将对美国政坛的长期走向产生深远影响。

  文章摘编如下:

  G7峰会刚结束,在野党就对安倍发起不信任案,一方面给足了安倍面子,另一方面也显示对安倍政权的忍无可忍。

  G7峰会上,安倍认为当前世界经济形势与“雷曼危机”前类似,为了防范于未然,应当采取积极的财政政策,也就是应当继续推行“安倍经济学”、“安倍三支箭”。而安倍做出上述发言的依据则是石油价格下跌、新兴发展中国家投资状况不景气等。

  美国总统奥巴马没有正面回答安倍加强政府干预经济的提案,只是表示,我们应当反对保守主义与货币竞争。而法国总统奥朗德则直截了当地说:“我们不在危机当中。”

  重视经济规律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则认为,日本应该重视经济结构改革。与会各国的表态显示,安倍的“经济认识”甚至没有得到西方“小伙伴”的认可。

  安倍的上述发言,在日本国内也引发了一片哗然。经济评论家齐藤满认为,安倍为了让消费税延期,把世界经济描述成“雷曼危机”的前夜,这很可能损害了日本的国际信誉。

  前国会议员政策顾问近藤骏介也指出,陷入“雷曼危机”的只有日本,安倍的提议不可能获得世界的共识,他那一套在国内或许通用,但在国际上却玩不转。说句不好听的,安倍是把“安倍经济学”失败的原因转嫁给世界。

  经济学家反击的依据是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4月对2016年世界经济的预测。据预测,日本GDP增长率为0.5%,在G7中排名垫底,而美国的增长率则高达2.4%,倒数第二的意大利也有1%的增长。与此相对,日本政府债务与GDP的比率为249.3%,远远超过其他国家。可以说,日本经济状况在G7中最差。

  其实,安倍并不是信口开河,一番表态背后有着自己的盘算。他一方面想利用所谓的“世界经济危机”来掩盖“安倍经济学”的失败,另一方面则是想通过“危机意识”来缓解各界对他的不满和愤怒,让大印钞票的“积极财政政策”继续下去。

  但是,这种一个劲“打鸡血”的兴奋疗法,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所有问题,日本雅虎网站近日开展的投票显示,32.3万多名日本受访民众中,有19.7万人认为“安倍经济学”失败,占到61%;认为其成功的仅有26%。

  基于安倍政权的一系列问题,在野党提起了对安倍内阁的不信任案。民进党党首冈田克也称,提交不信任案的理由在于“安倍内阁推行的是不倾听国民声音的强权政治,推迟消费税等于放弃了2020年度实现基础财政收支盈余的目标,是一个重大问题。” 日本共产党委员长志位和夫则表示,正是因为不想承认执政的失败,才把责任转嫁给所谓的“世界经济危机”。

  事实上,对于安倍推迟提高消费税,自民党内部也出现了不同的声音,日本副首相兼财政大臣麻生太郎表示,不增税就应该解散议会,自民党干事长谷垣祯一也有类似看法。而感受到危机的安倍连夜与麻生密谈3小时,力图说服麻生。

  执政联盟公明党内也出现了反对安倍的声音。很多人认为,一旦确定增税延期,应当马上停止一直以来的“追随首相”路线,转而“以是非分明的态度对待首相”。

  2月13日清晨,正在德克萨斯州度假的斯卡利亚没有按时起床吃早餐。助手来到他的卧室,发现他已经在睡梦中平静去世。当天消息传到华盛顿后,共和党领导人米奇•麦康奈尔立刻号召共和党籍的参议员,全力阻止奥巴马提名任何继任法官人选。

  现任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的麦康奈尔说,“美国人民应当在选出继任最高法院法官中发出声音,因此这个空缺应当等我们有了新总统后再填补。”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纷纷表示,奥巴马在大选之年提名大法官继任者不合时宜。

  面对来自反对党的阻扰,奥巴马不甘示弱。在斯卡利亚逝世当晚,他发表电视讲话,宣布将在适当时机提出继任者,因为这是“宪法赋予总统的职责”。他强调,提名继任者的责任比“任何党派都更加重要”。

  接着奥巴马又在2月16日重申,他将提名一位关心民主和法治的杰出法官继任高院大法官一职。他强调,美国宪法规定大法官的人选由总统提名,参议院只能确认或拒绝总统提名的人选,但不能干涉总统的提名,因为“宪法没有那样的条文”。

  总统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继任者从来都是关系美国政治格局的大事。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是美国行政、司法和立法三大国家权力机构中唯一实行终身制的地方。除了去世、辞职或者自己要求退休外,法官的任职期限不受限制。

  最高法院大法官不是由民众选举产生,而是由美国总统提名,经过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听证后表决批准并委任。法官的任命过程受到各派政治力量的制衡,偏左和偏右的党派都有机会通过提名,对未来司法框架施加影响。

  2月16日,现任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的共和党籍参议员查尔斯•格拉斯雷说,近80年来已经形成惯例,总统不在大选年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继任者人选。他说,美国上一次在大选年提名并任命继任大法官发生于1940年,当时的美国总统罗斯福提名的大法官获得参议院通过。

  如果单从大选年“提名并通过”大法官继任人选,格拉斯雷并没有说错,的确只有1940年那一次。不过,他没有提到,1956年10月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威尔在选举日几周前曾经提名威廉•布伦南担任高院大法官。由于选举临近,布伦南延迟至1957年3月才最后就职。无独有偶,里根总统也在任期最后的1987年11月11日提名安东尼•肯尼迪担任大法官,参议院于1988年2月通过了此项提名。

  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民主党议员哈里•里德提醒他的共和党同僚们说,让美国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一职空缺超过一年,也是美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事。里德参议员可能记错,美国最高法院历史上的确有一次大法官一职空缺超过一年。1969年5月14日大法官艾毕•福塔斯主动辞职,留下的空缺长达391天,因为当年参议院否决了尼克逊总统提名的两位继任人选。最终,尼克逊于1970年提名的哈里•布莱克获得参议院通过。

  再添政治纷争

  今天由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显然不准备就提名新法官人选与奥巴马政府实行合作。谁将成为斯卡利亚的继任者将是一次对美国政治体制的考验。这场考验内涵其实很简单:在两党执政理念迥异之时,政治体制如何担负起领导这个超级大国之责。

  现在,美国最高法院中有四名保守派和四名自由派法官,首席法官罗伯茨倾向保守,但也常常投票支持自由派人士的提案,法庭一直保持了较好的平衡。保守派人士认为,斯卡利亚逝世后如果最高法院再多一位自由派法官,美国现有的反堕胎、反枪支管制、严格保护私有财产等一系列法律都将受到考验。如果让自由派的奥巴马提名斯卡利亚的继任者,那么这位新法官很可能改变最高法院的现有格局,从而深刻影响美国的国策走向甚至整个政治生态。

  最高法院的法官不通过竞选产生,无须对选民负责,他们判案时也不会因压力屈从于舆论和民意。这样的设计是为了帮助法官尽量避免盲目跟随舆论和民意进行判案的可能性。由于实行终身制,一些提名时表现偏左或偏右的法官被任命为最高法院法官后,他们可以自由判案,其立场常常与被提名时的预期有较大不同。

  例如,由布什提名成为首席大法官的罗伯茨本应该属于保守派,但也常表现出自由派的倾向。在高等法院通过同性恋有结婚权利的判决中,罗伯茨投了赞成票,最后以5对4获得通过,成为法律。

  今年,如果奥巴马提名的继任者通过了参议院的确认,或者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成功入主白宫,那么可以肯定斯卡利亚的继任者将是一位自由派法官。这样,最高法院由保守派自1991年占据微弱多数的局面将会被打破。这样的变化对美国政坛将产生深远影响,首先将直接影响投票法、堕胎权利、移民政策、控枪及环保政策的制定。

  根据美国宪法,奥巴马当然可以提名大法官继任人选,挑战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发起的围攻。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和桑德斯都说,奥巴马还有一年的任期,民众选他是做四年的总统,而不是只有三年。美国宪法也规定,总统提名最高法院法官继任者符合法律程序。

  安倍经济政策的彻底失败,导致其影响力丧失殆尽,外有在野党“围剿”,内有执政联盟及自民党的各种反对势力“逼宫”。可以预见,安倍政权接下来的路将越来越难走。而这次不信任案或许只是安倍走下坡路的开始。(蒋丰)

  总统提名的大法官候选人必须得到参议院60张赞成票,即参议院全体100名议员中60人必须站出来支持奥巴马的提名。目前,共和党是参议院的多数党,占据54席,民主党有44席,另外两席由独立人士占有。奥巴马想在参议院顺利通过他提名的继任法官,实在是太难了。就算民主党参议员联合无党派参议员,那也才46票。想要从共和党方面争取14张支持票,那肯定是难于上青天。

  大选之年,美国政坛的党派之争已经白热化。无论奥巴马提名哪一位大法官继任者,都将加剧美国民主、共和两党的争斗,从而深刻影响美国未来几十年的政策走向。(钟布)

相关文章

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