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拉萨新闻网 > 房产 > 正文

烟大推“考研房”每月150元 债台高筑(图)

转眼又到了毕业离校的时刻,许多应届毕业生面临一个让人愁的问题:想考研,却找不到合适的住所。烟台大学今年推出“考研房”,每个学生每月交150元,可以在8月份提前入住。面对质疑,学校解释,只是为了学生的居住环境有安全、卫生保障。   近日,烟台大学2013届毕业生向本报反映,他们今年想继续考研,但外面的房租太贵,让不少同学犯了愁。此时,学校让人兴奋地推出离校毕业生考研房,每人每月收150元租金。   已经入住的刘文华告诉记者,考研房其实就是学校的宿舍楼,每个宿舍有6个床位。在学校住惯了,她听到学校提

    转眼又到了毕业离校的时刻,许多应届毕业生面临一个让人愁的问题:想考研,却找不到合适的住所。烟台大学今年推出“考研房”,每个学生每月交150元,可以在8月份提前入住。面对质疑,学校解释,只是为了学生的居住环境有安全、卫生保障。
  近日,烟台大学2013届毕业生向本报反映,他们今年想继续考研,但外面的房租太贵,让不少同学犯了愁。此时,学校让人兴奋地推出离校毕业生考研房,每人每月收150元租金。
  已经入住的刘文华告诉记者,考研房其实就是学校的宿舍楼,每个宿舍有6个床位。在学校住惯了,她听到学校提供考研房的消息后,立即报了名。
  “主要是比校外租房省钱,而且校园氛围好,不容易分心。”刘文华说,宿舍6个人都是考研生,大家有了共同的目标,可以相互鼓励、相互支持。
  毕业生小于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便决定考研,希望为以后工作提供更高的平台。“找工作的经历让我更加留念学校环境。”小于说,他所在的宿舍已经住进2名男生,他给自己制定了详细的考研计划,力争2014年考研成功。
  一名楼管员张阿姨介绍,自从学校推出考研房后,就陆陆续续有不少毕业生来咨询并报名入住,“入住手续很简单,交不了几个钱,比较方便。”
  对于学校的做法,也有人提出质疑:毕业生留在校内怎么管理,会不会占用其他学生的教育资源?
  学校后勤集团社区服务管理中心主任赵卉妍说:“学校对于入住学生有严格的审核标准,希望考研的学生有个好的学习环境,仅此而已。” 
  副主任葛振亮介绍,学校每年选择考研的学生不少,但他们以往都是在校外居住,安全、卫生等问题无法保障。为学生着想,学校将7号、8号等几栋宿舍楼的第五层、第六层设成专门的考研宿舍,学生只需要提供水电费等费用就能入住。
  入住主要针对烟台大学2013届毕业生,学生凭自己的身份证、学生证和毕业证,在社区管理中心开证明即可在今年8月份提前入住。不会影响到其他学生的正常学习和生活。(记者 王伟平 实习生 衣涛 赵雁宾)

  去年4月,南京市城西干道上,工人准备拆除建成仅10多年的汉中门大桥。已被双规的南京市市长季建业任职南京后,砍伐梧桐树、拆城西干道、投巨资上马雨污分流等大量工程,古城南京不断被“开膛破肚”,引发民怨。 图/CFP

  据新华社电 上万个工地同时开工;每平方公里投资近亿元……近年来,一些城市兴起大规模快速度建设热潮,也带来了交通受阻、环境污染、生活不便,引发群众不解、质疑甚至反感。

  当前,快速城市化过程中,如何考量公众承受力、环境承载力及财政支撑力,成为政府及社会密切关注的焦点。

  城市“大开挖”引来投诉

  最近一段时间,南京大锏银巷66号的业主们闹心不已,原计划6月底完成的小区“雨污分流”工程,快半年了还在施工。南京2010年起实施的这一工程,计划在200多平方公里全面施工,投资183亿元。

  今年1-8月,南京市环境污染举报中心接到的市民投诉达到1.6万件次,约占全省投诉总量的1/3。

  武汉近两年为弥补城市基建历史旧账,今年全市工地数量达11012个,部分区域每平方公里高达2个。武汉出租车司机陈师傅反映,有的城建项目不分昼夜施工,影响出行和生活,晚上睡不好觉,觉得“路堵心更堵”。

  一批“短命建筑”背后也有政府大拆大建的影子。上世纪云南第一高楼——昆明市老工人文化宫已于今年9月爆破拆除,“寿命”不到30年。沈阳五里河体育场、浙江大学湖滨校区3号楼、辽宁科技馆等也因为种种“需要”而“短命”。

  其实,全国不少城市存在规模大、周期长、影响广的“大拆大建”现象。据国家发改委课题组调查显示,12个省会城市平均每个城市要建4.6个新城新区。一些城市定位过高、速度过快、用力过猛。

  城市建设直面三大拷问

  大拆大建需要巨量资金投入,短期内累积形成高额债务,近期频频引发关注。根据南京市政府工作报告,该市三年城建投资总额超过2000亿元,相当于全市每人2万多元。

  为弥补建设资金,地方政府更依赖于土地财政。武汉市财政局数据显示,去年土地出让收入352亿多元,今年预算为426亿多元。而今年仅前三季度,土地出让价款就已达493亿元,同比增长63%。

  实际上,在9月底南京市委民主生活会上,该市常委会班子在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时曾表示,城建项目摊子铺得太大、战线拉得太长,对资源环境承载能力、工程投入承担能力和基层群众承受能力缺乏科学统筹。

  多位专家认为,城市规划建设应摒弃长官意志,倾听民意,一味强调速度和规模,只会在现代化的“陷阱”中迷失方向。

本新闻转载于澳门百家乐,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

相关文章

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