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拉萨新闻网 > 华人新闻 > 正文

美籍华人携女回国寻根 非法劳工渐成南非华商的“不定时炸弹”和“负资产”

虽然出生于美国,但戴梦萏因自己是华人而感到骄傲 (《西安日报》/采访对象供图) 涉案犯罪嫌疑人。 南非华人警民合作中心 摄   戴扬的家庭可以说是个名副其实的“理工之家”——父亲戴陆武是我国老一辈的航空航天人,自己和女儿也都在从事理工方面的研究。“父亲总会跟我唠叨西安的好,我都有些不耐烦。可转念想想,我在美国也总跟女儿这样唠叨。”戴扬说,父亲和女儿虽然拥有不同的国籍,但他们身上流淌着相同的血液,更传承着对西安这座城市的眷恋。   “父亲年轻时就读于华东航空学院,1956年随校迁至西安,将一生经

美籍华人携女回国寻根传承三代的西安情缘

    虽然出生于美国,但戴梦萏因自己是华人而感到骄傲 (《西安日报》/采访对象供图)

非法劳工渐成南非华商的“不定时炸弹”和“负资产”

涉案犯罪嫌疑人。 南非华人警民合作中心 摄

  戴扬的家庭可以说是个名副其实的“理工之家”——父亲戴陆武是我国老一辈的航空航天人,自己和女儿也都在从事理工方面的研究。“父亲总会跟我唠叨西安的好,我都有些不耐烦。可转念想想,我在美国也总跟女儿这样唠叨。”戴扬说,父亲和女儿虽然拥有不同的国籍,但他们身上流淌着相同的血液,更传承着对西安这座城市的眷恋。

  “父亲年轻时就读于华东航空学院,1956年随校迁至西安,将一生经历都奉献给了航空航天事业。”戴扬遗传了父亲擅长理工学科的“基因”,1977年考入西北工业大学力学系进行噪声震动方面的研究。1993年,他受美方资助,赴美国Virginia Tech(弗吉尼亚理工学院)工程力学系攻读博士,并携妻女定居美国。他在底特律发起西工大校友会,多次接待来自西安高校的访问和招聘团,并不定期回国讲学。无论是国际最新的学术成就,还是美国高校先进的管理经验,他都通过书信传递回国。

  微卷的长发,小麦色的皮肤,深陷的眼窝和修长的睫毛……从外表上看去,21岁女孩戴梦萏像是个“混血儿”,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浓厚的“美国味儿”,她是戴扬出生在美国的小女儿。交谈中,戴梦萏用并不太流利的汉语告诉记者,她因自己是中国人而骄傲,“我感到自己和别人不一样,很独特,很美。”

  约翰内斯堡5月5日电 题:非法劳工渐成南非华商的“不定时炸弹”和“负资产”

  记者 宋方灿

  “节省这点儿小钱雇用外籍劳工干什么?这简直是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5月5日,得知一名女性侨胞在一华人商城遭两名外籍黑工活活勒死,心直口快的旅南台湾籍侨胞陆毓隆在惋惜之余,也发出了如此感慨。

  遇害侨胞死亡时间应该在当天7时许。商城的安保录像显示,当事人和两名马拉维籍黑工早晨7时43分赶到店内,便再也没有出来。因无其他人进入店内,这两名黑工被认定为最主要嫌疑人,目前一人已经被捕。

  陆毓隆在南非开过加油站,当过预备役警察,也曾在一家华人商城做过经理。和各国黑人雇工打交道近20年,他感触颇多:“尽量不要用外籍黑人员工,要用南非当地的。因为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南非人犯罪后可以抓到。”

  在今年遇害的9名中国侨胞中,有4人是被其外籍黑工杀害的,另外几起的犯罪嫌疑人基本也都是来自其他非洲国家。因嫌犯身份成谜,故警方破案率极低。可以说,这些其他非洲国家的非法移民,已成为危害在南华商安全的头号敌人,是“不定时炸弹”。而这些人,也恰恰是一个月前南非“排外骚乱”主要针对的袭击对象。

  1996年来到南非后,陆毓隆至少两次拔枪与歹徒对射,并击毙过歹徒。在他看来,近5年来犯罪主凶很多是外籍员工或当地黑人:“中国人被认为是软柿子,好吃,抢中国人的后遗症最少。中国人通常不会反抗,被认为是最好下手的对象。”

  在南非的一些微信群里,侨胞们也在密切关注、热烈讨论着这个案子。其实,南非的侨界早已达成了一个共识:外籍黑人劳工有极大安全隐患。4月底,中国驻南使馆就开会讨论过依法经营、规范用工及主动规避风险的问题。但如何处理这个问题,华商们却一直没有有效的实际行动。来南非14年的高全安分析说:“我觉得外籍员工的问题,从根本上而言是华人本身的问题:一个是贪,一个是懒。贪的是外籍员工工钱低,任劳任怨,上班时间也无节制。懒的是以为雇用这些外籍员工不需要遵守当地政策法规,可以随意开除,比较省事。”

  陆毓隆认为,很多华商的贪便宜、麻痹和侥幸之心让人叹息。“南非当地员工的基本工资与外来的一个月差几百块,而华商们去餐厅吃一顿就要花这个的几倍。”陆毓隆说,“另外,很多华商甚至不知道自己黑工的真实姓名、住址。很多人说自己的黑工没事,他们人挺好。”

  对此,南非华人警民合作中心在案情提示中也特别强调:“即使有些黑人为你工作了多年,这也不代表这些黑人就是可靠的。在南非华人一定不要雇用在南非没有任何身份的外来黑人,即使工资再低也不要雇,因为很多时候他们为你工作都是为了找机会对你下手。”

  非法的外籍劳工很多已成为南非社会,甚至是华商身边的“负资产”。不过,在一些华人商城里,外籍黑工占到了雇工总数的9成以上,除了工资稍低,一些华人商家认为这些人不受南非劳工法的保护,容易管理。陆毓隆认为,这种观点是错误的:“一些外籍黑工一样可以拿劳工法去告雇主。南非的劳工法不仅保护当地人,也保护外国人。万一被他们举报,雇主还要被罚20000兰特,为此很多人又不得不支付封口费。”

  戴梦萏喜欢跳舞,从8岁起就开始学习舞蹈,并多次获得奖项,还曾参加“Miss USA(美国小姐)”的竞选,但这并不妨碍她从父辈身上继承“学霸”传统——她是密歇根大学计算机系本硕连读大三的学生,并计划毕业后继续攻读博士。每隔两年,戴扬都会带女儿回到中国看望爷爷,他说自己是在刻意培养女儿的文化认同感,“我得带她回来‘寻根’,让她不要忘记自己是中国人”。每每回到西工大校园,他总会领着女儿去看自己生活、学习过的地方,“爸爸总说他小时候吃过很多苦,可我看到的是一个很漂亮、现代化的城市,和美国没什么两样。”戴梦萏说,自己很喜欢西安的美食,“我还会邀请美国朋友来故乡做客。”

  这次回家,戴梦萏还带着另一项“任务”:她和180名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一道,参加“中美人文交流活动”来华访问。“和以往探亲不同,这次她有了很多自己的西安朋友。”戴扬说,自己留在女儿心中的那颗种子,如今终于开花结果,“浇灌她心底对家乡的感情,也将我们对西安的眷恋延续下去。”(记者 蒋黛 实习生 吴荃s?

  南非政府在“排外骚乱”后,担心养痈成患,加大了对非洲非法移民的打击力度。而坊间认为,华商们也应该刮骨疗毒,减小后患。

  “很多外国的非法移民要回去,他们回国前可能会捞一票。”陆毓隆说,“防范之余,其实华商们现在可以利用南非政府驱逐非法移民的机会,把这些非法劳工问题一次性解决掉。”(完)

原文:http://www.uywang.com/pqoFK/jicevv.html

相关文章

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