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拉萨新闻网 > 家居信息 > 正文

男子60万汇票被寄丢索赔30万元 呵护还是纵容?

刘先生向记者出示快递单和协议。   对于设立“婴儿安全岛”,有人认为这是在鼓励弃婴,也有人认为这只是可能发生的现象之一,从另一个角度看,它也让更多弃婴得以生存。弃婴岛,是呵护还是纵容?   在济南经营酒水生意的刘先生向本报反映,2013年12月19日,他通过顺丰快递向四川泸州寄递了票面金额总计60万元的4张承兑汇票。出乎意料,原本3天内该寄到的承兑汇票被寄丢,由此给刘先生造成近17万元的直接经济损失,他向快递公司提出索赔30万元。   快递公司则表示,公司派专人办理承兑汇票的挂失,所有费用已由

刘先生向记者出示快递单和协议。

  对于设立“婴儿安全岛”,有人认为这是在鼓励弃婴,也有人认为这只是可能发生的现象之一,从另一个角度看,它也让更多弃婴得以生存。弃婴岛,是呵护还是纵容?

  在济南经营酒水生意的刘先生向本报反映,2013年12月19日,他通过顺丰快递向四川泸州寄递了票面金额总计60万元的4张承兑汇票。出乎意料,原本3天内该寄到的承兑汇票被寄丢,由此给刘先生造成近17万元的直接经济损失,他向快递公司提出索赔30万元。

  快递公司则表示,公司派专人办理承兑汇票的挂失,所有费用已由快递公司承担,对于刘先生提出的赔偿要求,公司无法接受,刘先生可走法律程序索赔。

  文/片 本报记者 李虎     

  承诺3日内寄到 没想到寄丢了

  2013年12月初,代理泸州老窖白酒批发的刘先生,接到临沂一客户的订单,这个价值60万元的订单毛利颇高,让刘先生十分欣喜。客户支付的60万元货款是4张承兑汇票,经过与总部沟通,刘先生需要将其寄给位于四川泸州的总部,再由酒厂发货。

  刘先生说,他原与一家快递公司有长期合作,但考虑到货款数额巨大,便选择了顺丰快递。

  2013年12月19日,刘先生带着4张承兑汇票,来到位于济南市玉函小区北路的一家速运网点。在说明邮寄的是60万元承兑汇票后,工作人员告诉他可以邮寄,并且保证3天内对方就能收到。

  “当时工作人员问我需不需要保价,要按照5%收费,我一算要交3万元,觉得太贵了。”刘先生说,当时工作人员告诉他,这样的快件其实不保价也行,保证能安全寄到,工作人员还在快递单上特别标注了是汇票,“当时觉得挺放心的,就走了。”

  让刘先生没想到的是,3天过后,泸州的总部并没有按时收到承兑汇票。刘先生根据快递运单号查询后发现,快件在泸州市的上一级分拨网点自贡市停住了。

  此后,刘先生找到顺丰济南分公司,对方表示快件极有可能丢失,将尽力帮助刘先生找回。由于涉及金额巨大,刘先生与快递公司签署了一份协议书。

  记者从刘先生提供的协议书上看到,根据协议,快递公司需在第一时间采取补救措施,包括银行挂失、法院公示催告等,由此产生的费用也要由快递公司承担。如果在汇票挂失前,汇票被第三方领走,快递公司要按照损失金额赔偿。如果3天内未找回原汇票,保留对快递公司继续索赔的权利。

  寄件人为周转,无奈找民间借贷

  可是,3天后快递公司并未找到承兑汇票。

  原本刘先生的款项到位后,泸州的酒厂会在7天内将货物发到济南,因为汇票寄丢,酒厂无法发货。因迟迟无法将客户订好的酒发往临沂,对方多次打电话催货并告诉刘先生要是再不发货就告他违约。

  为了保证公司继续运营,在挂失承兑汇票的同时,刘先生还要再拿出60万元打给总公司。刘先生说,一开始与快递公司协商,希望对方先垫上60万元资金,等汇票找到或挂失后,将这笔汇票金额再还给快递公司,先帮助自己周转一下,但快递公司未同意。

  刘先生说,为了迅速筹款,无奈之下他通过朋友进行了民间借贷。2013年12月26日、2014年1月6日两天,刘先生以汇票作为抵押,三次通过民间借贷的方式借款共计60万元,月息分别是2分和3分,借款日期分别至2014年5月25日和5月26日结束,超期违约金每天5‰。

  “几张汇票的到期日就在2014年的3、4月份,当时觉得到4月份肯定能办完挂失手续,承兑汇票的钱拿出来后就能还上民间借贷,只需承担三四个月的利息就可以了。”刘先生说,当时和快递公司进行沟通,双方有过口头约定,快递公司说会帮我支付民间借贷的利息。

  规定物件价值超2万需拆分托运,为何没遵守

  到了2014年4月,在汇票到期日前,相关挂失手续还没全部办完,直到2014年10月,被快递公司寄丢的4张承兑汇票全部挂失完,此时刘先生才将民间借贷的本金还清。刘先生说,从民间借贷的60万元,每月利息就是1.2万元,9个月共10.8万元,原本快递公司说好承担这部分利息,但最后改口说不会承担。

  “为办理承兑汇票的挂失还有和快递公司的对接,我专门雇了一个人,人工费一年5.4万元,挂失过程中还花了6000多元。”刘先生说,这几块加起来,这件事带来的直接损失近17万元。刘先生说,民间借贷因为超期未还款,光是违约金这一块就有三四十万元,这部分钱到现在还没还上,一直在拖着。

  “除了直接损失不说,因为承兑汇票的事儿没能及时发货,让人家觉得我们没有诚信,还丢了大客户。”刘先生说,公司为了还民间借贷几乎没了流动资金,一单原本能挣钱的业务,弄到最后公司几乎没法正常运营。

  刘先生说,快递寄丢后,他阅读面单背面的《快件运单契约条款》发现,该公司对单票托寄物的价值限定为2万元,如托寄物价值超过2万元,寄件人需拆分至单票价值2万元以下分别托运,并进行保价。刘先生认为快递公司一开始就没遵守规定,应该告诉他无法寄递。刘先生向快递公司提出了30万元的赔偿要求,几经协商后,快递给出的回复是赔偿1000元至3000元。

  快递公司称 间接损失无法承担

  此后,记者联系到顺丰快递的工作人员。他表示,当时确实与刘先生签了协议。公司也一直按协议在履行,此外还派出专人为刘先生履行挂失、补办等手续。据工作人员介绍,承兑汇票可直接流通,在到达刘先生手中前,还经历过多次周转。想挂失,得找到这些公司,拿到证明。

  “这个过程很复杂,4张承兑汇票,最后找了30多家公司盖章。”工作人员介绍,这些工作耗时近一年,全由快递公司工作人员完成,只有几个需要公司法人到场的环节,是刘先生出面办理的。其间的食宿行,法院、银行以及登报等费用由快递公司承担,大约花费2万元。

  该工作人员称,公司同意给予适当补偿,刘先生开始提出索赔40万元,经过协商降为30万元。工作人员表示,此前从未承诺过支付其民间借贷的10万元利息。一直在积极处理该问题,民间借贷利息费、违约金等属间接损失,公司无法承担。双方商讨后,刘先生表示走法律途径,公司也表示同意。

  此外,对于2万元价值上限的问题,快递公司员工表示,2万元指的是包裹类物品,承兑汇票并非按票面价值计算。物品是否保价,多尊重客户需求,文件类保价相对较少。如果承兑汇票保价,也是按补办等手续费用,并非票价数额。

  律师:借款利息 应由快递公司承担

  山东平正大律师事务所律师赵金一表示,快递公司收件后就形成合同关系,应当安全完成快递职责,快递公司未履行合同义务,给对方造成损失,根据《合同法》的相关规定,损失赔偿额应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

  赵金一认为,刘先生为继续履行购买酒水的合同义务,不得已借款而由此产生利息,此损失是由于托运人的违约造成的,所以应该由快递公司承担。

弃婴岛让更多弃子父母“心安理得”

   被自己父母抛弃,这世界上还有比这更令人心寒的事吗?可是这种场景,在弃婴岛上几乎每天都在上演。弃婴岛的设立并不是解决弃婴问题的根本。

   设立弃婴岛是为了采取弥补和救助措施来实现对弃婴生命权益的保护,但是自从弃婴岛出现后,弃婴数量一直都在增加,以至于接收婴儿的数量超过了弃婴岛的承受能力,这不得不引起我们的反思:弃婴岛,真的是有利于缓解弃婴问题吗?

   被遗弃的孩子大多都是身体畸形或者残疾的,照顾这些残疾孩子让不少家庭心力交瘁,因此,弃婴岛的出现,为这些“疲惫”的父母找到了一个解脱的出口:孩子在弃婴岛,可以活下来。这样“心安理得”的想法,某一程度上纵容了那些不负责任的父母。

   弃婴岛的设立改变的只是结果,治标不治本。弃婴岛可以给予这些被遗弃的小家伙们“活下来”的权利,却不能保证他们拥有成长过程中所必需的父爱和母爱。我们呼吁的不仅仅是要尊重生命,更是要给予生命最基本的温暖和呵护。

   因此,解决弃婴问题,还得从根本入手,强化人们的法律意识:生而不养将可能构成刑事犯罪。除此之外,还要完善社会保障和福利服务体系,让这些可怜的小天使们拥有一个温暖的成长环境。(酉柔)

   “救命稻草”不应草草收场

   伴随着“婴儿安全岛”的设立、发展到部分关闭转型,“其究竟是对生命的尊重还是对遗弃的纵容”的争论一直都在。我认为,设置这样的场所,只是在弃婴流落街头、面对死亡的危难时刻,给予救助的特殊手段,是社会提供的底线性保障。弃婴岛的存在不能简单地认定为是对弃婴行为的宽恕纵容,所谓的伦理争论在生命安全面前只能被视为“细枝末节”。

   建设“婴儿安全岛”,是对弃婴生存权利的保护与关怀,是以人为本、儿童权益优先的重要理念的最好体现。每个生命都是平等且值得尊重的,这些无辜被遗弃的婴儿在无法决定自身命运的时候,迫切需要安全岛的存在。现阶段,我们单凭法律可能无法杜绝遗弃的恶劣行为,所以必须采取适当的措施对弃婴问题进行疏导管理。

   换个角度来说,设立“婴儿安全岛”,是对社会保障制度的完善,不失为一种公益性服务。它体现了政府保护弃婴的责任担当,也彰显了人文关怀的重要性。对于弃婴来说,能够生活在这样的“岛”中,算是抓住了珍贵的“救命稻草”。所以,“婴儿安全岛”不应因“负荷太重”而草草收场。

   为改变婴儿安全岛被迫暂停或关闭的结局,政府需加大非法弃婴犯罪的打击力度,同时从发放医疗保险、完善公益机制等方面着手,形成弃婴援救的完整链条,争取让每个生命都能健康生长。(张文尧)

新华网评:“婴儿安全岛”难以为继怎么破?

  至于刘先生的索赔数额是否合理,赵金一认为,主要看刘先生是否能拿出相关证明,证明这部分损失是由此次快递过程不当所造成的直接损失。 本报记者 李虎

   没了“安全岛”,弃婴们的未来在哪儿?

http://www.uywang.com/dXYQ/FWiVU78SPZa.html

相关文章

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