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拉萨新闻网 > 专栏 > 正文

诚信在线国开行真金白银助力河南民营企业

郑州8月31日电(记者 陈征帆 竟翔) 最近,国家开发银行河南省分行客户经理王凡收到一个好消息:该行资金扶持的河南仕佳光子上半年实现净利润接近3400万,净利润率超过了50%。   这家企业是国内较早进入光纤通信行业的民营企业。但就在几年前,国内的PLC光子芯片封装领域的企业,核心技术还被韩国、日本把持,核心部件芯片必须依靠进口。   外媒称,中英已就在英国东部布拉德韦尔建设核电站达成一致,这将是中国在西方国家设计和运营的第一座核电站。   西班牙《先锋报》网站9月6日援引英国《泰晤士报》报道,

  郑州8月31日电(记者 陈征帆 竟翔) 最近,国家开发银行河南省分行客户经理王凡收到一个好消息:该行资金扶持的河南仕佳光子上半年实现净利润接近3400万,净利润率超过了50%。

  这家企业是国内较早进入光纤通信行业的民营企业。但就在几年前,国内的PLC光子芯片封装领域的企业,核心技术还被韩国、日本把持,核心部件芯片必须依靠进口。

  外媒称,中英已就在英国东部布拉德韦尔建设核电站达成一致,这将是中国在西方国家设计和运营的第一座核电站。

  西班牙《先锋报》网站9月6日援引英国《泰晤士报》报道,中英两国政府期待今年10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英期间能敲定协议最后细节。布拉德韦尔核电站的建设将是英中法间一项围绕核基础设施的更广泛协议的一部分。

  然而,到了2014年上半年,日企已基本全部退出中国市场,韩企也仅剩4家。仕佳光子全年芯片产量达630万片,该企业生产的PLC型光分路器芯片占全国市场份额50%以上,成为目前全球最大的光分路器芯片供货商。

  这样的转变绝非易事,用仕佳光子董事长兼总经理葛海泉的话说,“没有国开行的支持,我们哪能坚持到翻身的这一天啊。”

  事情是这样的:2010年,中国科学院半导体研究所以“技术入股+人才支持”的方式,与仕佳光子合作,共同在鹤壁国家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设PLC型光分路器芯片项目。

  与此同时,为响应国务院支持战略新兴产业发展的号召,2011年初,国开行吹响了加紧扶持战略成长性企业的号角。

  “我们的目标不再是传统产业客户,我们开始着眼于战略成长型企业。”王凡告诉记者,服务战略成长型企业的提法源于华为,而国开行正是华为背后的主要资金推手。“华为的成功案例使我们想到,要在市场上发掘一些有前景的、和国家政策密切相关的新兴成长型企业,利用国开行的资金优势,把他们扶植起来。”他说。

  与仕佳光子的第一次接触发生在2011年的初春。然而,当王凡第一次走进仕佳产业园仅看到一张规划图时,还是觉得有点不靠谱。

  “和中科院半导体所合作,他们会来吗?”鹤壁市是河南省最小的地级市,工业底子弱、科技力量薄,经济水平欠发达。

  “产品要打破国外市场垄断,你们能行吗?”要知道,国外企业在这个领域已经盘踞了近二十年。

  当时,王凡心中充满了疑问。

  决策的前提是识别风险、准确预判。国开行河南省分行为此成立了客户处牵头、风险、评审等相关业务处室骨干组成的授信专项工作小组。有人负责评估技术风险;有人负责把控市场风险。

  在此基础上,2011年底国开行别具一格地为仕佳光子设计了“1+1”融资方案。即首先为企业提供为期1年的建设项目短期贷款,使其享受短期贷款的优惠利率,待研发进展符合一定要求后再将该笔贷款转为中长期贷款。

  在业内人士看来,在融资市场上,以半年期、1年期的资金资源为主,超过3年的中长期贷款属于优质资金资源,银行往往会选择投向大型国有企业。

  “有一种说法,我国民营企业的平均寿命只有3年多。因此,把中长期贷款给民营企业,本身就是一种政策优惠的体现。”王凡说,国开行为仕佳光子提供的中长期贷款是5年期的,加上1年期的短期贷款,相当于总共6年期的贷款。

  2012年初,国开行与仕佳光子就平面光波导分路器(PLC)芯片项目签订了借款合同。资金有了保障,仕佳光子的项目建设得以全面推进。

  大约7个月后,仕佳光子技术层面取得突破,其生产的平面光波导(PLC)芯片的良品率已超过了88%,逼近境外竞争对手的良品率。

  不幸的是,市场前线却噩耗传来。在仕佳光子成立之初的2010年,由于光分路器芯片市场被韩国、日本企业所垄断,产品价格一直保持高位。进入2012年后,日韩生产PLC型光分路器芯片的企业开始大幅降价。

  “2012年年初每张晶圆的价格还在1000美元以上,等我们量产以后,价格迅速下降到每张800美元。”仕佳光子技术总监安俊明回忆道,到了2013年,晶圆的价格仍一路跌跌不休,一度跌到每张200美元。这年公司赔了2000多万元。

  “2012年下半年后国内订单很少,使得国际PLC光子芯片库存积压严重,这也是价格跳水的重要原因。”仕佳光子副总经理吴远大告诉记者。

  市场价格大幅跳水,使这家刚刚进入运营期的企业自身的运转举步维艰,工人的工资都成了问题。

  企业面临的困境同样也牵动着国开行人的心。“出现不良就意味着对国有资产管理的不尽职。”王凡坦言,当时不论是部门还是他个人在行里都遭遇到了信任危机。

  2014年2月,开行河南分行就仕佳光子面临的问题召开了专题办公会。会上决定成立专项工作小组从市场前景调研、重新设计融资方案、引入外部资金三个维度同时开展工作。3月,客户处牵头的市场调研小组分别奔赴武汉、上海、深圳等地与邮科院的行业专家、下游重点客户、华为等国内主要的集成供应商进行了深入沟通,摸清了造成市场价格大跌的主要原因以及产品未来的发展前景。

  “我们得出的结论是,当前价格下,所有企业都低于成本进行生产,价格肯定会涨上来。”王凡说。

  这次调研坚定了开行对仕佳光子继续支持的决心。2014年4月,河南省分行主动就仕佳光子的情况与总行进行了沟通,不将其纳入不良,为其外部融资创造一个良好的信用环境。

  紧接着,国开行又利用工信部出台《支持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纲要》的契机,组织仕佳光子副总经理吴远大为全行作了题为《中国集成电路产业现状及发展趋势》的专题讲座。通过讲座,“统一了思想,凝聚了力量”。

  国开行一方面利用长期以来与地方政府建立的良好合作关系,积极协调地方政府通过所属平台公司对仕佳光子提供资金支持;另一方面借国家成立集成电路产业基金的契机,将仕佳光子列入了首批入股的储备客户名单。

  在国开行的引荐下,仕佳光子于2014年11月成功申报由国家工信部认定的集成电路企业。这是河南省第二家集成电路设计企业,也是光通信行业内唯一的一家集成电路企业,仕佳光子也由此获得了税收优惠政策。

  国开行的支持给了仕佳光子莫大的信心。即便是在形势严峻的2013年,仕佳光子依然加大投入,优化产品性能,扩大生产规模。

  到2014年上半年,日企已基本全部退出中国市场,韩企也仅剩4家。仕佳光子逐渐走出低谷,芯片产能迅速膨胀——从第一季度的35万片/月提升到第四季度的90万片/月,2014年全年芯片产量630万片。

  “从2014年第四季度开始,我们生产的PLC型光分路器芯片占全国市场份额50%以上,成为目前全球最大的光分路器芯片供货商。”吴远大表示,“在国内三大运营商的系统中接近半数的光分路器芯片是我们生产的。”

  2015年,仕佳光子根据市场供不应求的形势,继续扩大生产规模,使光分路器芯片销售达到1200万片/年,市场占有率达到全球50%以上。同时,公司还继续加大与中科院半导体研究所的合作力度,将AWG(列阵波导光栅)芯片和VOA(可调谐光衰减器)这两款高端集成芯片推向市场,进一步提升公司在核心芯片领域的国际竞争力。

  在王凡看来,尽管扶持仕佳光子的贷款金额对于国开行而言并不大,但背后的影响却深远。“这样一家民营企业不仅解决了当地300多人的就业问题,更重要的,是填补了所在领域的市场空白。这样的芯片民族企业能够生产了,这对整个行业都是极大的推动。如果没有这家企业,芯片绝对不是今天这个价格。”

  报道称,法国电力公司将在英国萨默塞特郡欣克利角和萨福克郡赛兹韦尔建设两座核电站,中国将向其进行投资。作为投资回报,中国将获得核电站的运营权。由中国运营的核电站将为近百万户英国家庭提供电力服务。

  与此同时,法国电力公司也将作为投资方之一参与布拉德韦尔核电项目,并为中国工程师提供有关英国和欧盟安全标准的咨询。卡梅伦政府的新建核电站项目将以让英国减少对化石燃料的依赖为目标。

  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金融发展的根基是实体经济。离开了实体经济,金融便成为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长期以来,国家开发银行以“增强国力、改善民生”为己任,服务国家战略,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开行与仕佳光子的合作便是其中的缩影。

  “国开行对我们来说就像是天使投资人。当初这里只有一栋空房子,是他们的贷款让我们采购了设备,才有了今天。”仕佳光子财务部经理路亮指着公司的芯片生产基地说。

资料图片:辽宁红沿河核电站(世界核新闻网站)

本文由诚信在线http://job.jishanbbs.com原创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

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