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拉萨新闻网 > 专栏 > 正文

中国社科院所长 集合信托上周成立规模环比增217.12亿

“2015北京新兴市场论坛”于10月19日-20日在北京举行。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所长吴白乙发言表示,中国企业要走出国门,走向拉丁美洲,面临着新的问题和挑战。   吴白乙表示,中国大概是最有活力,最大规模的新兴市场之一,可现在那么多企业要走出国门,走向拉丁美洲,也面临着以下几个新问题。一是中国企业面临信息的严重不对称。长期以来对于拉丁美洲的了解,还有媒体、政府部门发布的信息的信任度不足。一些国别的基础知识,包括适当的专业人才都不够,中国还未达到全面了解其他国家的新阶段。中国教育的设置和

  “2015北京新兴市场论坛”于10月19日-20日在北京举行。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所长吴白乙发言表示,中国企业要走出国门,走向拉丁美洲,面临着新的问题和挑战。

  吴白乙表示,中国大概是最有活力,最大规模的新兴市场之一,可现在那么多企业要走出国门,走向拉丁美洲,也面临着以下几个新问题。一是中国企业面临信息的严重不对称。长期以来对于拉丁美洲的了解,还有媒体、政府部门发布的信息的信任度不足。一些国别的基础知识,包括适当的专业人才都不够,中国还未达到全面了解其他国家的新阶段。中国教育的设置和人才培养方面的多种措施还没有出台,导致对拉丁美洲的基本信息了解不充分,不够对称;反过来,拉美对于中国的了解也比较少。

  “经历了风险市场的波动,方知资金稳定安全之珍贵”。

  这是一位信托产品销售人员近日在推介产品时打出的广告语。对于因股市下跌而对投资路径犹豫不决的投资人来说,产品收益的稳定性无疑具有强大的吸引力。

  二是企业“走出去”之后,对拉美地区的政策、制度、适应环境不适应。企业一般要有三至五年的适应期。拉美不是相对熟悉的日本和英美国家,了解时间会更短。这方面既有拉美地区国家的法治的程度,执法效率方面的问题,也有中国企业对对方制度环境、社会环境不够了解。

  三是拉美的社会结构,包括劳工制度,给中国企业出了很多难题。拉丁美洲开发银行行长恩里克·加西亚曾指出,中国企业在拉美投资应是本土化的。这个问题提得非常好,中国企业出去是有合同的,有盈利预期的,特别是一些民营企业,要走到拉美,并且站住脚,必须要有很大的盈利空间。从基本面来说,盈利潜力来说是很大的,往往最初要亏钱,有的企业甚至是坚持不住,很大的一个问题就是说因为拉美地区提供的劳动力素质是有问题的。还有劳动观念问题,劳工问题确实是困扰中拉之间,甚至是整个中外之间的长期投资可持续的问题,因为企业在拉美地区遇到了强大的工会势力的挑战。拉美地区很高的社会福利也是问题,公平和效率之间总要打仗,如果过于公平,人有可能有的时候会变懒,会躺在支票本上,躺在他的福利制度红利上,而不会说像中国人那样的贪利,那么起早,愿意为工作加班。这是很大的困境,也是中国企业界面临的很大的问题。

  四是归类的问题,政府和企业之间,中国走出去,政府和企业间还未形成很高度集合的资源的和能力的协调。中国的政府,中国的各类专业协会,怎么样有效的配合、支持企业能够走出去,这个是个新的难题,所以说中国在这个对外投资方面,虽然从资金的能力上看似强壮,但是实际上肌肉的弹性和软力量上还需要进一步的建构。

  为应对中国企业走向拉美面临的新问题,吴白乙提出几点建议。一是应该大力加强政府、企业、学术之间的多种资源的进一步整合,从而为企业走出去提供强有力的智力和政策支持。包括金融、信息这些方面需要建立更多的合作的平台来共享。

  二是中国企业走出去需要遵循法治,需要在环境标准方面做遵纪守法的模范,也需要更好的开展自身的教育。这种教育培训,包括对境外劳动力的多种培训。

  《证券日报》记者从多家信托公司了解到的信息都显示,最近两周固定收益类产品卖得很“火”。

  西部一位信托公司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公司推出一结构化产品预约当日,长期限的1.5亿元便被抢购一空,而短期限部分所剩额度也已不多。”另有一沪上信托公司相关人士称,有信托计划在抓紧走流程,争取早日开卖,赶上投资者认购热情高涨的时段。

  固定收益类信托

  重获青睐

  今年上半年,随着股指上扬,上半年证券投资信托出现了井喷式的增长,《证券日报》记者根据用益信托在线数据统计显示,截至6月30日,今年上半年共成立3266只证券投资集合信托产品,共募集资金1676.1亿元。较去年同期的932只368.8亿元的规模,同比增加354.2%。

  不过,随着6月底以来股票市场的大幅调整,目前,证券投资信托融资效率急速下降。但是,从股市及证券投资信托中“挤出“的资金却流向了固定收益类信托,成就了固定收益市场的火热。

  北京某大型信托公司的一位业务经理表示,最近打电话咨询和购买信托产品的客户特别多,大多是选择固定收益类的产品,这一类产品的额度非常紧张,有时候一两天就会卖完。

  《证券日报》记者向某西部信托公司北京业务部负责人咨询证券投资信托情况时,其表示公司内部已暂停结构化证券类信托的发售,不过,建议记者投资近期该公司推出的新政合作结构化项目。“产品预约当日,长期限的1.5亿元便被抢购一空,预期收益9.2%,而短期限部分所剩额度也已不多。”

  另有一沪上信托公司相关人士称,其开发的信托计划在抓紧走流程,争取早日开卖,赶上投资者认购热情高涨的时段。

  最重要来源:

  股市“挤出”资金

  北京一位信托公司内部人士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近几周固定收益类信托产品销售情况较好应该与股市的震荡有直接的关系。“无论是买证券投资信托还是固定收益信托,都是我们的老客户,当股市好的时候就把原本准备投资固定收益信托的钱拿去投证券投资信托,股市行情不好的时候就又回来了。”

  格上理财研究员王燕娱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近期基础产业类信托产品销售进展都比较好,房地产类的产品发行量仍相对较少,而证券投资类的产品则几乎看不到。

  近来,监管层就明确要求信托公司大胆尝试、勇于创新,尽快与地方政府合作,把PPP项目做出自己的‘拳头’产品。但这种PPP项目在资金成本和回本周期上不占优势,目前仅处于试水阶段,若在寻找项目上注意风险,在产品设计上科学合理,信托公司参与地方平台的PPP项目将会是未来信托转型的一个重要方向。

  三是希望在对外投资方面,中国是主动方。所以中国国内应该建立更好的平台,从法律咨询、融资咨询等方方面面,要形成更好的服务的平台,而且这个平台不仅是要在中央层面,不仅是在国家的主要的贷资机构,而且应该深入到地方政府的层面。

  此外,吴白乙还补充,企业走出去的需求非常大,但是政府的有效服务,特别是在走出去的服务上仍有欠缺,比如政府官员缺乏足够的经验和能力、服务意识不高等。

  用益信托统计数据显示,上周共34家信托公司参与成立95款产品,其中66款产品公布募集资金,成立规模217.12亿元,融资规模环比涨幅达267.88%,产品平均规模由上周的1.02亿元上升至2.29亿元。

  6月份集合信托共成立1135.33亿元,其中投资金融领域的产品规模达505亿元,占44.4%,投资基础产业及房地产的信托项目分别为124亿元和77亿元,占比分别为11.01%和6.8%。证券日报

相关文章

快讯